The Sign of Human 記號士
從哥德到放客,從變髮到銳舞,由四個資深音樂人組成的「記號士樂隊」,
逡巡光譜瀲灩波長,最後停留在黑色─並非少年羞赧背光,卻終於讓人驚艷他們謎樣的帥氣。
「成長然後變成另一個他,那不過是一種,必經的過程。」當微物新解帶領青年男女盾入地底,
成為無限透明的藍。記號士則像27樓大廈聳立,讓我們仰望。迷離冷調的氛圍和核聚變反應兼容並敘,
與其說英倫,記號士其實是非常歐陸的,並非古老到布拉索夫,也沒有霓虹燈閃爍,他們更像是一台簡捷、時尚而穩重的 Audi,
從展示台中緩緩駛出,你想伸手觸碰,又擔心只是一場夢。

「《第一個記號》是我們第一張錄音室作品。對我們來說,音樂就像是一種生活型態,
它可以把我們的外在特徵變的跟自己喜歡的音樂一樣;
甚至是談吐、思維、發生的事和所有的一切…我們沉溺在裡面了,還不想要過醒來」
八年解密,符碼閃現
2012 年冬天,放下屠刀,成為記號